当前位置:首页 > 办事服务 > 办事指南

法律援助经典案件

先前行为的安全保护义务

 

摘要:共饮行为使共饮者之间产生对醉酒者的安全注意、扶助和护送的特定的共饮法律义务。而先前行为使行为人自觉承担了其他共饮人的安全注意、扶助和护送的法律义务。同居男女朋友的特殊关系使相互之间具有更高的的安全注意、扶助、护送以及救助义务。因行为人的先前行为产生了作为义务,违反此作为义务的不作为构成侵权,应承担主要责任。

关键词: 民事、生命权、先前行为

 

案件来源:当事人申请

指派单位:珠海市法律援助处

承办单位:广东诚迅达律师事务所

承办人:  朱海闽律师

 

 范某凯、钟某坤、黄某玲诉温某伟生命权纠纷一案,最终以原、被告调解落下帷幕。承办律师在代理案件中做了大量工作,配合法院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一、 办案经过

 2015522日凌晨,珠海市东澳岛发生一起女子酒后坠海溺亡案件。死者钟女29岁,育有一子范某凯,当年9岁。钟女生前与被告温某伟系同居关系,在被告经营的“伟哥煮鱼”餐厅工作和生活。案发当时,只有被告和钟女在一起。 

钟某坤、黄某玲系钟女父母。201563,钟某坤以其个人名义向珠海市法律援助处申请法律援助。法律援助处于6月9日指派广东诚迅达律师事务所承办此案,案由为“人身损害”,档案号是珠法援(2015)(民字)第444号。广东诚迅达律师事务所指派笔者承办“钟亚坤--人身损害”一案。

第一次会见受援人钟某坤。钟某坤与其姐夫同来。据钟某坤陈述,钟女与被告2012在广州某餐厅工作时相识,发展为婚外恋。20134,钟女与被告到珠海工作和生活。20149月,钟女与其夫约定办理离婚手续,但在约定日的前一天,其夫烧碳自杀死亡。其夫死后,给钟女留下夫妻共同财产5万元。而钟女死亡后,基本没有财产。范某凯一直由钟某坤家庭抚养,钟女没有给抚养费。钟某坤及其姐夫怀疑钟女把其中的3万元钱借给了被告开餐厅,在向被告讨要过程中被告将钟女推落海中。钟某坤及其姐夫已多次向当地及省、市公安机关投诉,要求彻查此案。同时也多次去过当地派出所,要求查看和复制公安机关录制的当晚酒巴饮酒人员笔录,遭到拒绝,称只有律师可前往调取。钟某坤及其姐夫提出:承办律师协助他们给公安机关施加压力尽快破案、并去当地派出所查看和复制笔录。承办律师耐心解释指派代理民事案件,如有刑事部份,应遵守公检法机关的办案程序,也可以另行申请刑事案件的法律援助。

承办律师联系钟某坤提供的公安机关人员电话,或无人接听,或称非律师联系之办案人员。为查明案件事实,承办律师及助理两上东澳岛,查看和测量案发现场,多次到派出所及珠海公安香洲分局要求查阅材料,未获批准。后申请法院向公安机关调取相关材料。但因公安机关规定代理人及当事人不得复制所送材料,承办律师和原告用了叁个半天时间在法院阅读并摘录。受援人调取到一份案发当天的监控视频,以此为主要证据,定案由为生命权纠纷,以范某凯、钟某坤、黄某玲为共同原告,温某伟、黎某、凌某某为共同被告,向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权基础为共饮行为使共饮者之间产生对醉酒者的安全注意、扶助和护送的特定的法律义务,要求被告承担60%责任,赔偿原告33万元。案件受理后,遇最高人民法院新出2015年人身损害赔偿相应标准,承办律师按新标准增加了诉讼请求为91万余元。同时征得原告同意,撤销对黎某、凌某某的起诉。

本案经法院三个多月努力,原、被告代理人配合法院做委托人的工作,最终以调解结案,被告赔偿原告23万元,分两年支付,正在履行之中,终于可以告慰死者。

二、 基本案情

 钟女在丈夫去世后有酗酒情况。经常在餐厅打佯后和同事或独自喝酒。2015521,晚饭时钟女和同事黎某、凌某某在饭桌喝了一瓶白酒。饭后又先后去了位于东澳岛码头广场的东发歌舞厅喝酒,被告稍晚也去了,与钟女等同桌。凌晨1时25分,被告叫黎某、凌某某先走。13107秒,钟女和被告一前一后走出歌舞厅。监控视频可见,钟女转回身双手挥舞向与被告说什么,情绪比较激动。接着继续往前走,被告跟在其身后约不到1米的距离。13144秒,钟女走到海边坐在码头边,隐约可见被告站立钟女身边,约在1时34分28秒,钟女从监控视频中突然消失。约1分钟左右,东发歌舞厅有人走出来,到海边观望,返回后再次出来拿着电筒到海边照射观望,1分多钟才返回。凌晨2时许,东澳岛居民梁某听到男子呼救,找人前往海边施救,在离码头约20米处救起抱着海上浮球的被告。被告获救后又带领梁某等到出事地点寻找钟女,当地派出所也加入了寻找,都没有找到。一天以后,5月23日,钟女尸体被人发现。法医鉴定钟女死亡原因,符合生前入水溺亡。血液鉴定乙醇含量为260.58??/100m?(乙醇含量80??/100m?为醉驾),未检出吗啡大麻等成份。

三、争议焦点

本案虽以调解结案,但开庭时,原、被告代理人舌枪唇剑,各执一词。争议焦点主要为:

1被告的先前行为对钟女有无法定安全保护义务

2、被告的劝阻和施救行为是否已尽法律责任

3、如果被告须承担赔偿责任,责任比例的大小

被告代理人认为钟女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应当对自己醉酒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被告没有与钟女共饮,且对钟女饮酒行为进行了劝阻。钟女坠海后,当晚风高浪大,被告不顾自身安危,跳入海中施救,几近遇难。被告对钟女醉酒坠海死亡无须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四、涉及相关法律条文、法律问题及法理分析

    本案起诉以《侵权责任法》第六条作为求偿依据。笔者认为主要涉及两个法律问题:先前行为的法律责任和人身损害原因力的分析。

 我国《民法通则》及《侵权责任法》对先前行为的法律责任,未有明确条款。先前行为派生出相应的法律义务,主要有高铬暄著《刑法总则要义》特定的法律义务的来源大致有三个方面,一是来自法律的直接规定。二是来自职务上或者业务上的要求 。三是来自行为人先前的行为。[1]。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昌中民一终字第295号对先前行为的法律义务作如下阐述,“根据侵权法理论,因行为人的先前行为产生了作为义务,违反此作为义务的不作为构成侵权。”[2]。可见,先前行为派生出的安全保护法律义务是一种作为义务。

 本案事发当晚,钟女与凌某某,黎某在东发歌舞厅共同饮酒。钟女死后的血液报告检测,呈现酒精浓度高于醉驾3倍以上。凌某某、黎某基于与钟女共饮的先前行为,派生出三人之间应当相互照顾、提醒,防止意外情况发生的特定法律义务。而这时被告叫凌某某、黎某先行离开。该行为表示被告向凌某某、黎某承诺负责钟女的安全,主动承担了其他共饮人对钟女的安全注意、扶助和护送义务。即使被告未与钟女共饮,因其主动加入,共饮人的共饮义务转移到了被告身上。尤其是被告与钟女同居,了解钟女习性,酒后情绪失控,行为偏激。且被告是当地人,熟知当地有人醉酒坠海死亡,完全能够预见在海边码头,作为一名饮过酒的人有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更应当尽到注意照顾的责任。该责任源于被告的先前行为,产生了被告对处于醉酒状态的钟女负有安全注意、扶助、护送的作为义务。

  钟女从东发歌舞厅出来至身亡分为三阶段。任一阶段被告都未尽作为义务。

     第一阶段:东发歌舞厅至码头阶段。钟女身着白色衣裙与被告一前一后走出东发歌舞厅,情绪比较激动,向着被告双手挥舞。被告在钟女身后,既未安抚也不掺扶,任由处于醉酒状态的钟女前往海边码头,未加阻止。被告的不作为导致钟女处于一个极度危险的境地。

第二阶段:码头至坠海阶段。钟女从坐在码头海边到坠海,中间相隔约三分钟。被告站在钟女身旁,当晚风浪大,他完全能够预见钟女处于醉酒状态在海边的巨大危险性。但被告没有任何劝阻动作。放任钟女坐在码头边上。被告的再次不作为是钟女坠海的直接原因。

第三阶段:坠海至身亡阶段。被告熟悉海岛情况,熟知水性,明知当晚的风浪凭己之力很难救起钟女,却不报警。据事后搭救被告的证人证言,他是在距被告100米左右并且睡梦中隐约听到被告的大声咳嗽和呼救声音,施于援手。而东发歌舞厅离事发码头约50多米,视频可见钟女坠海约1分多钟,东发歌舞厅的老板两次出来走向钟女落水的码头察看。如果被告在钟女坠海时呼救,至少有东发歌舞厅老板可以相助或找人相助。被告未呼救的行为,丧失营救钟女的时机,使钟女丧失了求生机会。

被告虽有救助钟女的行为,但并没有减轻钟女死亡的后果,不能认定被告的劝阻和施救行为已经尽到先前行为的安全保护作为义务。

笔者认为,人身损害责任的原因力应当以过错的大小予以判定,不能一概以当事人醉酒,就承担主要责任。如法律规定醉驾可以入罪,但不是所有的醉驾都入罪,仍以过错大小判定当事人承担相应的责任。20157月25日,珠海前河路丽香苑小区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其中一辆车司机属于醉驾,但交警认为引发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另一辆车失控冲入对向车道,判令该车司机承担主要责任,醉驾司机承担次要责任。2015113日,珠海市斗门区法院审理一起交通肇事案,公诉机关以交通肇事罪起诉被告人李某,李某与酒驾的罗某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罗某死亡。公诉机关认为,虽然罗某酒驾,但在本次事故中属于一般过错行为,负次要责任,而李某未避让右侧来车的行为属于严重过错行为,应当承担主要责任。相较于本案,钟女作为成年人理应控制自己的行为,醉酒行为失控,本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如果被告尽到先前行为的安全保护义务,阻止钟女去海边码头,带她回住处,钟女不会坠海溺亡。由此可见,醉酒并非是导致钟女身亡的主要原因,被告的不作为,是钟女死亡的主要原因,应当承担主要赔偿责任。

被告的不作为,违反的非一般的道德义务,而是违反来自于先前行为而发生的特定的法律义务。违反特定的法律义务的不作为,情节严重的可构成犯罪。(2014)吉中刑终字第10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对被告人李某因先前行为负有对同居女友的救助义务,明知女友处于高度危险状态之中,应当预见可能会发生女友跳楼自杀结果而轻信可以避免,导致女友跳楼自杀身亡的行为,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六年。本案公安机关虽未认定被告的不作为构成犯罪,但与前述案例实有相通之处。被告作为钟女的同居男友,无论是因为先前行为、还是特殊关系和对危险的预见性,都应该对处于醉酒状态的钟女负有更高的安全注意、扶助、护送及救助义务。被告应当预见可能会发生钟女酒后坐在海边码头坠海死亡结果而轻信可以避免,导致钟女坠海身亡的行为,被告应当负主要责任。

五、社会效果及影响

钟女死亡后,因其亲属怀疑男方故意推其入海,对公安机关刑事案件不予立案的决定不服,多次到各级公安机关信访,申请检察机关立案监督,并向媒体反映情况,社会影响很大。南方都市报全程跟踪本案,作了两次新闻报道。广东卫视相关栏目也十分关注本案审理,申请现场摄制未获准。

本案开庭,香洲区法院徐素萍院长亲任审判长,三名人民陪审员和主审法官组成五人合议庭,现场网络直播。香洲区法院、珠海北师大等报导了案件情况。原、被告达成调解后,原告息诉。

六、律师感言

本案从2015年6月9日接案到同年10月12日原被告双方签收《民事调解书》结案,5个月的时间,承办律师确实付诸了大量精力,也有颇多收获。

刚接此案,几乎没有证据,仅有一纸当地派出所证明。证明事发当晚伟哥煮鱼餐厅四位人员包括被告与钟女在酒巴饮酒,具体案情还在调查之中。说明案件性质也未分明。承办律师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法援案件,遂向法援处提出疑问。法援处主任坚定表示,正是因为如此,才需要提供法律援助。承办律师只得硬着头皮接下此案。承办律师几次向公安机关查询相关笔录,都被拒绝。好在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调取到一份案发当天相对清楚的监控视频,虽然坠海瞬间无法看清,但还是对全案有了较清晰的思路,并成为案件的主要证据。当地司法所十分关心案件进展,主动与承办律师保持联系。这些都促进了受援人最后接受调解。

当事人信访有很多因素,其中很重要一条,是政府能否第一时间告知当事人真相。知道了真相,当事人就不会主观猜测各种因素,产生对政府不信任情绪,因而到处投诉信访。本案一开始,由于公安机关始终不给当事人查询相关笔录,提供事发当天监控视频,案件不透明,引起当事人很多猜想,遂到处上访投诉。而在当地政府应当事人要求提供了码头监控视频之后,当事人对政府就建立了信任感;法院允许当事人查看公安机关提供的询问笔录,审理案件时全场网络直播,打消了当事人认为司法机关暗箱操作的疑虑,相信法院和法官,圆满化解了纠纷。